寒洬茶白

【渣反阅读体】纵今生无悔(五)

人物ooc 预警

 
 

原著cp不拆

 
 

三个沈大大出现预警

 
 

不喜勿喷谢谢

 
 

加弹幕了,不太熟悉……

 
 

原文有点长,希望大家包容(๑• . •๑)

 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  “小九,对不起,我、我当时,其实,我、我没有……”  

  “没有抛弃我,没有忘记我,我知道,在这儿,我看到了。结果呢?等了那么多年,只是因为一时冲动,该死的冲动,你告诉我,因为这个你害了我几次!?等了那么多年的原因,却不是对我说的,等了这么多年啊,等到我无药可救,天理难容……”

   “沈九”转过身,眼眶微红,目光却是欲择人啖之,狠辣却有着强撑着恶毒的脆弱,隐藏在水袖下的手微微颤抖,眼眶里的泪倔强的不肯落下。


   “小九,我怕,怕你知道了也不肯、原谅我,若非当时,以为命丧于此,我想这辈子,也不会说,无论何时,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失忆,我不想,留个悔字,毕竟是我失约了,让你从虎穴、又入狼窝……”


   “有意义吗?补不回来了,人变了,再谈从前就没有用了,我就是这样恶贯满盈、死性不改。我改不了了,太晚了。我不敢再相信了,不值得……,”


    “沈九”顿了顿,又言:


     “我曾经托付过真心,到如今,我的真心害了我多少次?可是那虚伪做派呢,却给了我繁华无数,你要我怎么选择?”

 

      “沈九”轻笑一声,神情悲恸、扭曲,仿佛一颗折断的翠竹。

 

     “如今,空空如也,没得选择。”


     岳清源揽过他,楼得紧紧的,仿佛要嵌入骨髓。

     “是我负了你,对不起,现在,就算要我负了苍生,我也定不负你,这次,就算死,我也会留下来陪你,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,我信你,无论什么时候,我都信你,有七哥在,小九永远不必害怕。”

      “沈九”闭上眼,泪水肆意奔流,紧蹙着眉头,哭的无声,狠狠咬着唇,努力补发上,忽而又张着嘴呼气,试图平复心情,可却从胸腔到肩头都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  “再、再信一次吗?真的不会再……骗我?”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“不,不会了,七哥,保证。”

       岳清源的声音依旧温和有力,现在更有一种斩钉截铁不容质疑,他紧紧抱着怀里的人,也是落泪,就像寻回了遗失多年的至宝。

       另一边

       “岳清源”心里也隐忍着这样一份感情,沉重地压得他喘不过气,他伸出手,握紧了沈九的手,引得那人一笑,可微红的眼尾出卖了他。

      “小九,其实我也想随时为你拼了这条命。”

      沈九的笑,就像午夜初雨淋过的酸果子,酸涩过后方有清甜溢出。可惜,人尝过酸涩后,便丢弃了。

     “嗯,我知道,玄肃断了,我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可是,这么多年了,什么样子都有目共睹,我做不到儒雅温良,还忍我吗?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小九,谢谢,七哥不会负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岳清源”那张儒雅的脸上,泪水纵横,可心上的枷锁打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沈清秋。”

      一声干脆利落,沈九寻声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“你欠我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  沈九一挑眉,想要补偿?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“身败名裂,死无全尸,够不够?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不要,要你余生。”都陪给我,要你无条件的信任,要你不再阴阳怪气。

      “柳师侄,劳烦去请你木师叔来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回沈师伯,溟烟认为,兄长从不言不由衷。”

      “柳溟烟”知道那边的自己眼中的万千光彩为何,别人不懂,但自己不会不懂自己,是话本,前尘事抛却,自己果然还是喜欢写些东西。

      沈垣,望着这上演的闹剧,一时间忘记了自己掉马甲的事。

      多好啊,和和气气的,才是自己最想看见的世界。解开误会,世界是不是也为之明亮呢?

     柳清歌,看着淡淡笑着的人,看他眉眼中的玩世不恭,看他就算是自己受伤,也要宽慰别人的笑颜,一颦一笑都牵动他的心,沈垣,你到底为何一直牵动我的心?若是我早些察觉,会不会站在你身边的人是我……

    洛冰河望向目光灼灼的柳清歌,危险的眯了眯眼,用身子挡住了柳清歌投过来的视线,回头瞪着柳清歌时,还不忘挤向沈垣。

   虽没出声,但柳清歌通过洛冰河的口型认出

    “自重。”

   沈垣感觉到挤着自己的一团,微笑着,按了按洛冰河的头。柳清歌看到了洛冰河极度张扬的笑,嘲讽他的不可能。

    真的很刺眼

    沈垣像是初茶嫩叶煮好的茶水,香气悠悠绕着你的鼻翼,却又触及不到。

    一旁的众人看着这气氛诡异的三个圈子,自然是默默吃瓜。

    “洛冰河”眼中是深不见底的幽黑,看来现在一无所有的是自己,人家身后是用真情勾连的盾牌,我却是利益、恐惧牵引的深渊。

     终归是差人一等,为什么我的真心是用来践踏的,你这小人的真心却要被人悉心呵护?!沈九,为什么你总能那么轻易的牵动我的情绪?

    明明知道君上需要人安慰,可是她们知道,她们根本没能走入他的心,谁能有什么办法?我们只是这后宫中可被随手遗弃的一员。

     人物已全,希望大家快速落座,希望本系统能为大家带来美好的体验,接下来请继续阅读。

     信息量略有些大,他稀里糊涂想坐起身来。那青年见状,忙伸手扶他的背,让他靠在床头。

  终点的穿越重生文看多了,沈垣早下定决心,如果有朝一日一觉醒来发现躺的地方不对劲,在搞不清楚情况之前,绝对不要乐呵呵傻笑着说出“这是在拍电视剧吗?道具好逼真,你们剧组真给力!”这种疑似弱智寻求安全感的话。他只管装作刚刚醒来、神情恍惚:“我……这是在哪儿?”

  那青年一愣,道:“你睡糊涂了?这里是你的清静峰啊。” 

    沈垣心里一惊,继续作欲晕状:“我……为何会昏睡这么久?”

  那青年道:“我还没问你呢。好端端的怎么发了一场高热?我知道,仙盟大会为期将近,你教导徒儿,求成心切。可以如今我们苍穹山的根基和名望,纵使这次不遣一人参会,也未必有人敢质疑,又何必在意那些虚名。” 

  

   [性感沈师傅在线替九哥挨说……]

   [性感掌门在线洗礼]

   [打破队形的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……]

   [在线吃瓜]


       “小九”

       “无事,当时除了修为,我以为我一无所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垣看着当时的情景,很模糊却又仿佛映在眼前,多亏当时来了这里,不然也没有什么命中注定。

   沈垣越听越不对劲。这话怎么听起来那么耳熟?

       不对,这设定怎么听起来那么耳熟? 

       接下来,那男子语重心长的一句,终于坐实了他的怀疑。 

      “清秋师弟,你在听师兄说话吗?”  

 

        [恭喜穿越 ,喜获反派角色一名]

        [楼上,认真看下去,二刷的我不想直接打破你的头]

        [沈清秋难道不是人渣?]

        [是吧,求阉楼可高了]

        [行啦,慢慢看]

         沈垣尴尬的看着岳清源,那人却摇摇头,没有怪他,掌门还是那么温和,不过,你搂着沈九的手是不是太紧了?

  “靠靠靠你什么玩意儿?怎么像是直接在我脑子里说话?这样抄袭《狂傲仙魔途》的设定向天打飞机他知道吗?!”   

        尚清华投投递给沈垣一个眼神,“瓜兄,谢谢关心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垣递过去一个看智障的眼神

  【贵方触动系统执行指令,已与账号‘沈清秋’绑定。】    【随着剧情的展开,将有多项指数逐渐开启,请保证每一项指数不可低于0。否则系统将自动给予惩罚。】

  打住。够了。沈垣确定了。中奖了,他重生了!  

  重生到一本自己刚读完还嫌弃过的暗黑系种马小说,而且自带一个什么鬼系统。作为新世纪终点一名vip老读者,常年经历各路读档重来或夺舍重生yy文的洗礼,沈清秋本来可以愉快地迅速接受这个事实的。但好死不死,他借的壳子是男主那位人渣反派师尊沈清秋。这就……呃,情况有点复杂了。 

  旁边这位看上去很好说话的仁兄,就是苍穹山派的现任掌门,沈清秋他师兄“玄肃剑”岳清源。卧槽

  沈垣专门针对岳清源卧槽了一下,是有重大原因的——原作中,岳清源可是被他的好师弟沈清秋害死的好吗!  

  死的不要太惨啊。  

  万箭穿身尸骨无存!  

  

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无事,是我愿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众人看着“沈九”“岳清源”二人,你们的关系,真的不是我想歪了?

  不过现在看,剧情显然没有进展到那一步。岳清源还好端端的,说明这时沈清秋还没被扒下伪君子的皮,也没身败名裂。 

   岳清源就是个老好人,没啥可怕的。虽然苦逼了点,但沈垣看书时还挺喜欢这个角色。他稍稍放心的同时,一行文字诡异地浮上脑海。   【……黑黝黝的房间里,从房梁上垂下来一根铁索。铁索的末端吊着一个圆环。圆环扣着一个人的腰。如果那还能算是‘人’的话。这个‘人’蓬头垢面,犹如疯子。最可怕的是,他的四肢全都被切断了。肩膀和大腿,只有四个光秃秃的肉球。碰一碰,他就会发出喑哑的‘啊啊’声。他的舌头也被人生生拔去,所以说不出完整的词句。】    ↑《狂傲仙魔途》精选段落之沈清秋结局。 

   [真惨]

          [惨]

          [不是罪有应得吗?]

          [那也太过分了吧]

          [楼上是妹子吧,妹子也看种马文啊]

           [撩妹犯法,楼上小心]

   岳清源担忧道:“师弟,你还头疼?”    沈清秋咬牙不答。系统尖锐地提醒:【警告。贵方刚才的意图十分危险。属于违规行为,请不要尝试,否则系统会自动给予惩罚。】    “违规在哪里?”    【贵方现在处于初始等级,ooc功能冻结。需要完成初级阶段任务之后才能够解冻。在解冻之前,做出任何违反原‘沈清秋’角色设定的举动,都会扣掉一定的b格。】  

    作为一个半宅人士,沈清秋以前偶尔会看一些同人本子,你懂的,他当然知道ooc什么意思。 

   outofcharacter的全文缩写,字面意思,指角色崩坏,不符合原作人物性格。 

   “……就是说,在那什么功能解冻之前,我的行为举止,都不能超出‘沈清秋’会做的范畴?” 

   【正确理解。】 

   这都直接让他重生顶替沈清秋的壳子上了,还在乎什么ooc这种细节啊? 

   沈清秋又问道:“你刚才说,什么什么……指数不能低于0,如果低于0的话会怎么样?” 

   【贵方将被自动遣送回原来的世界。】 

   原来的世界?可是在原来的世界,沈垣的肉身已经死了啊。

    也就是说,如果那什么b格被扣光,等待着他的,就是:死亡。    那我对男主不理不睬,不作为,总可以了吧? 

   他抬起头来,扫了一圈,并没在侍奉一旁的弟子里看到符合洛冰河形象的人。他佯装漫不经心道:“洛冰河在哪儿?” 

   岳清源顿了一顿,目光怪异地看着他。 

   沈清秋不动声色,却窃喜不已。难道时间不对头,男主还没拜师入苍穹山门下?  

    岳清源说:“师弟你不要生气了。”  

    沈清秋心中油然而生一股不祥的预感。 

   岳清源叹道:“我知道你不喜欢他。可那孩子已经足够努力,也并没有犯什么大错,你就别再则罚他了吧。” 

   沈清秋听得嘴唇发干,舔了舔,道:“……你直说吧,他在哪儿?”  

  岳清源默然片刻,说:“你吊着打完他之后,不是一向都关到柴房去的吗?” 

   沈清秋两眼一黑。

         [不能吧,吓到晕]

         [楼上站着说话不腰疼,你试试]

         [以后可是抽皮拨骨]

         [瑟瑟发抖]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尊我不会的,你知道的,”洛冰河抬眼望向沈垣,目光直直照进他的心里,“可我没想到,师尊当时如此不待见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垣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揉他的头来安慰他了,可是他却还是这样患得患失似的,当时真的伤他太狠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人的成见,总是蒙蔽人心啊,”

       沈垣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“我不是真的沈清秋,你都不在乎,而你,我有什么好放手的?”

     习惯了有人在你身边遮风挡雨,这辈子就再也不想离开。

      to be continued

 @浊清风流 告诉你我还活着

月满晴缺



(小预告)


人物ooc


冰秋(按时间来,先是冰秋场……大概是夏朝,大禹……)


冰九(商朝……喜欢纣王吗?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“阿垣,我们有苏氏,存在的意义是毁灭,由盛转衰的事物,若非再有生机,等到无力回天时,再吊着就没有必要存在了,毁了才有新生,这你要懂,”




“用善意建立和平,从来有苏氏无关,那是你们涂山氏的责任,以后若非要事,少于我接触,免得你族中有人非议。”



“九哥,你从前不是这样的,狐族本是一家,有什么啊?你到底在在乎什么?他人的非议又能怎样,谁能管住天下人的嘴?!”你明明还没去人间历练,装的这么老成,我都知道啊,可是就是不想理……



“阿垣,回去吧,这是女娲娘娘的命令,你也莫要让你心上人等太久,将是人族的他强行带回救治,陪了你这么多年,怕是之后500年内,你都无法飞升成仙,半仙的身份太久了,别人会觊觎你的地位的。”



“九哥……”其实,我有考虑过,家族的束缚太多,再过一些日子,他就能搏一搏凡人登仙的机会,就算不成也是千年不朽的……



“回去吧,如果此番不负使命,便或许可讨个狐仙之位,到时候也可以助你,你这么多年为之付出的,总不会忘了吧,不成仙,那个人迟早也会消失吧……”



“九哥,保重。”



当年,我以为我遇到的是孽缘。可没成想,是值得一生可以付出的。



当年,我以为我只是完成天命。可没想到却是孽缘,纠缠一生。



@浊清风流  @凉夏 只想挖坑……



冰秋&冰九

文梗


狐族


有三大家族:涂山氏,青丘氏,有苏氏


涂山氏:典型人物,嫁给大禹,生下启开始夏王朝的女人(冰秋)


青丘氏:山海经……(待定)


有苏氏:嫁给纣王的妲己……(冰九)


【冰九】伽罗梦 上

人物ooc

 
 

100fo迟到小短篇

 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 
 

   他淡淡的笑着,眼里,含着暖意,嘴上噙着微笑,像三月春水荡起柔波,似日暮夕阳慵懒散漫。他就面对着他的爱人,从我的身边擦肩而过,没有施舍一瞥余光,可他不再记得我是谁,那个——和他纠缠一世的我、洛冰河……


 
 

    他,又或许不是他,现在他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,拥有着我不曾看过的温柔缱绻,和煦得似一缕清风拂面送你清爽宜人。这个人,他有着我从来得不到的那一面,或许再也得不到了,从他死的那一刻,这世上再无他了……


 
 

   魔族生命千年。更不要说天魔一脉,依靠我的人太多。我走了便一切都乱了,既然是我做的,担子是要扛的,这点觉悟是要有的。如果说后悔,这一生对不起的人太多,屠国戮城,我罪孽深重,连地狱也不收,后宫三千,我让她们青丝白发。沈清秋,我让他痛苦万千,了无归途。


 
 

      那么多错,我不过也是从来没有真正的满足,心里空了很多东西。到现在连心都磨没了,存在也显得不是那么重要,可我还是日复一日地寻找着一个人,机械的管理这三界。直到那个人出现,他唤起了我的兴趣,勾起了我对旧人的回忆。


 
 

    “启禀魔尊。宫外有人求见。自称可解尊上多年心疾。”


 
 

     “哦?宣他上殿。”


 
 

      那侍者离开,引得洛冰河直发笑,这么多年过去,自己的恩怨过往,早已被这世间磨平,寻找了多年,终是未果,求死了多年,也是无望。


 
 

      忽然一声传报,惊醒梦中人。


 
 

      那人一袭白衣,暗纹刺绣描边,一张薄纱覆面,与这阴沉黑暗的魔宫格格不入。


 
 

      “鄙民孟清平,拜见魔尊。”


 
 

      见那人倒是不卑不亢,不过这名字却是引人遐想。


 
 

       “孟清平?苍穹山的?”



 
 

      时间已过千年,就算苍穹还在,也是不成气候,不过这人的名字,罢了,现在这世间还有人记得苍穹山吗?那已是别人口中的传说?


 
 

     “魔尊何出此言?鄙人只是一个能给尊上想要的结果的人罢了,哪里有什么身份……”


 
 

      “说罢,你有什么?”


 
 

       “给人解脱的好东西,圆人的美梦,不过结果怎样全凭饮下此物的人。”


 
 

       “哦?你有什么保证,要本尊信你。”


 
 

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件尚无能谋害尊上的物件儿了。”


 
 

       是都被他毁了。现在都是落的贻害千年……

 
 

       “不过尊上,我手中这物名为孟伽罗汤。倾一世功力为代价,尊上便可入太虚幻境,事成,太虚便是现实,所想、所念皆可由执念化为现实。若事不成,那谁也不知道,事情到底会往哪个方向发展,尊上若要用此物可要想清楚。”
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洛冰河不语,思绪却是飘回到过去,柳溟烟的离开……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那一年,溟烟离开了,带着半数之上的女眷离开了。我放了她们自由,可没人放我自由。当年我也只想岁月静好,在那位仙人的庇护下生活,一世无忧,可从头到尾一切都错了。那是印象最深的,还是明年印在我脑海中的话。
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“冰河,这么多年,你还是放不下吗?他不在了,沈师叔不在了,你难道不明白吗?放过他也放过自己,好吗?”


 
 

       溟烟,对不起,我负了你。可他是我的执念。无涧深渊,我凭他化魔,那些年少的期慕,成长的怨怼,是这万物谁能轻易摒弃的了?一念成魔,我已是由人化魔,没有天神相救了,有时我真的好羡慕“他”呀,得到了将他拯救出来的神……


 
 

    “谢谢,保重,欠你一世的,你随时来拿,我不会有一句怨言。”


 
 

    柳溟烟直直地望着他,直至他的灵魂。那眼神中,有着一些复杂的情感,无奈、怅惘和对自己的可怜。


 
 

     “保重。照顾好自己。”


 
 

     语毕,她决绝的转身,带着众人消失在远方的日暮里。


 
 

      可怜,不,我从不可怜,我拥有着无上的权利,地位,什么我没得到?


 
 

      我,可我,没有一方容纳我的温柔……


 
 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现在我依然能感觉到,那沾湿我脸旁的濡热的鲜血……


 
 

     那年,一切又偏离了原轨。


 
 

     “尊上,您怎么了?妾身……”


 
 

     “起开,尊上……”


 
 

      “阿洛……”


 
 

     洛冰河一身白衣,少年俊逸自是不提,可这样标致的人身上却是血迹斑斑,手脚不利,狼狈至极。洛冰河拨开那群莺莺燕燕,径直奔向地牢。


 
 

     有趣,为什么同人不同命呢?沈清秋,你会不会和他一样呢?


 
 

      “师尊~”


 
 

     洛冰河模仿着那哭包的语调,委委屈屈,惹人心疼。


 
 

     沈清秋白了一眼,默不作声,可哪里还能作声呢?除了这仅剩的右眼,还能干什么……


 
 

     洛冰河用手轻轻描摩着沈清秋的眉、眼、鼻、嘴,直引得铁链一阵晃动。洛冰河铁手钳住那人的下颌,将伤口的血送到那人口中,消隐外体内。

 
 

     既然不是他,换了、改了,替掉你的记忆。你可要好好陪我玩一玩啊,师尊……



 
 

     (可这样一场闹剧,不知道到底是谁陷入了这个局中……




 
 

to be continued


 
 

 @浊清风流 我写了一点😂

 

希望世间能好好善待他

@凉夏  @浊清风流
写了个字,表示我还活着……

占tag 致歉

100fo了,想要小甜文,还是大刀啊


(没驾照,车不知道会不会开……)